热门标签: 阳光电源

从澡堂边创业到全球光伏逆变器巨头——阳光电源的故事

作者:168光伏网 时间:2018-08-09 10:28 来源:光伏网
阳光,把源源不断的能量送达地球;阳光,使空气流动形成了风。我们拥抱温暖,感受拂面微风。而阳光电源,则把大自然的恩赐,转换成为人人享用的清洁电力。

21年间,始终专注于新能源发电领域的阳光电源,从几万块钱起步,成长为百亿规模的大企业;从几个人的小队伍,成长为近3000人的大团队。这期间,光伏行业跌宕起伏,并经历多次危机。尚德、赛维等行业巨头纷纷倒下,阳光电源则在风雨锤炼中,逐渐成长为行业巨头。自2015年起,阳光电源的逆变器出货量首次超越连续多年全球发货量排名第一的德国SMA公司,成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出货量最大的公司。

澡堂边租房创业 成全球光伏逆变器巨头

在创办阳光电源之前,曹仁贤是合肥工业大学的一名青年教师。在三十而立的关口,曹仁贤选择离开稳定的教师岗位,在学校对面的澡堂边租了两间房开始创业。

“离开学校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骂我的、摇头的。说小曹你这条路可真是没人敢去走的,你在大学里面好好地教着书,做科研项目多好。”曹仁贤说。那个年代,有些质疑的人,大多数国人,对什么是太阳能发电,还没有直观的认识,但当时在国外,光伏发电,已经朝气蓬勃地发展起来。当时的曹仁贤,坚信新能源将成为潜力巨大的朝阳产业。

“现在全球三分之一的逆变设备都是由阳光电源提供,特别是国内大量的电站,无论是西北大型的地面电站也好,还是东部的屋顶电站也好,再到家庭光伏也好,其中很多的设备都是由我们提供。”曹仁贤说,同时公司也促进了全球这个行业的发展,使得全球在清洁能源接入设备方面的成本大幅度降低。“虽然有的厂家、有的业主没有用我们的产品,但是通过我们这么多年努力、引领,使得我们竞争者的很多产品也大幅度降价,使得我们能源投资者、消费者能够受益。”

经历多次行业危机 总能逆势而上

自1997年成立以来,公司始终专注于新能源发电领域,相较于其他企业的跨领域、多元化扩张,阳光电源的发展与扩张均是围绕主业展开,公司的业务从光伏逆变器、风能变流器到电站,再到储能系统和新能源汽车驱动系统,似乎每一次业务拓展都能踩对时机。

其实,阳光电源这么多年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在此期间,公司经历了光伏行业的多次危机,不少行业巨头没能承受住风雨雷电的锤击,中途倒下了。而阳光电源则依旧挺立,在行业的每一次危机时刻,阳光电源都能化险为夷。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光伏电站融资困难,加之欧洲一些国家的支持政策急刹车等导致行业需求减退,中国的光伏产业进入产能过剩期,产品价格迅速下跌;2011年,我国光伏产能过剩,原材料价格与组件价格大跳水,同时遭遇欧债危机和欧美“双反”的双重打击,行业迎来大面积亏损。然而,作为光伏产业链中关键一环的阳光电源却逆势增长,公司营收从2008年的1亿元,增长到2011年的8.74亿元。2008年,公司净利仅821万元,2011年已增长到1.73亿元。

将“采煤沉降区”建成最大漂浮光伏发电站

光伏扶贫是国家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

作为全国光伏扶贫首倡企业,阳光电源一直以来积极创新,并针对不同的扶贫项目,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除了村级电站解决方案,阳光电源户用电站解决方案也广泛应用于光伏扶贫项目中,如合肥肥东县长临河镇开展的全国首个光伏扶贫试点项目,安徽岳西县全国首个PPP光伏扶贫项目等。2016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安徽时,还专门视察了光伏扶贫项目,并对阳光电源在光伏扶贫工程上所做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肯定。

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煤炭资源储量丰富,在为国家提供能源的同时,该地区也同时面临着土地资源流失、生态环境破坏等一系列问题。据统计,潘集区有8.4万亩土地因采煤而沉陷。如何利用沉陷区丰富的水面资源,将其变废为宝,是潘集区需要解决的问题。近年来,该地区在阳光电源等光伏企业的努力攻坚下,重新焕发了生机。昔日的“采煤沉降区”已变成今天的“水上发电站”,既打造了绿色能源,又帮助当地老百姓脱贫增收。这离不开阳光电源对水面漂浮式光伏电站这一创新光伏应用模式的积极探索和实践。

据介绍,淮南市潘集40MW漂浮式光伏发电项目,作为阳光电源在业内率先提出的“大型水面光伏电站智慧解决方案”理念,从材料配方、浮体结构、漂浮电站系统集成等方面进行技术攻关并取得重大突破,目前作为全球单体最大的水面漂浮光伏电站已顺利并网发电。同时,年产规模达800MW的先进浮体项目在淮南当地也已完成一期建设并正式投入生产,加速了两淮采煤塌陷区治理和再利用的步伐,实现了产业升级与生态建设的有力融合。

阳光浮体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福勤近日在第二届领跑者计划之水面光伏电站交流会上表示,愿意毫无保留地分享公司的浮体产品及漂浮系统集成经验,携手走向海外,共同打造中国光伏的新名片,通过漂浮式光伏新技术守护碧水蓝天。

业绩高速增长 实控人一股未减持

在被喻为中国光伏企业“最痛苦的时期”的2011年,阳光依然稳健发展,并在这一年完成资本市场融资。2011年11月2日,阳光电源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国内新能源电源行业第一股。自上市以来,公司业绩始终保持高速增长,营收规模从2011年的8.74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88.86亿元,区间增幅超9倍;净利从2011年的1.73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10.24亿元,增幅接近6倍。若以十年为周期,阳光电源的业绩表现更为亮眼,成为老牌光伏企业中唯一连续多年都保持盈利的公司。

谈及近期公司股价表现不佳,阳光电源董事长、总裁曹仁贤表示,一个是由于531光伏新政带来的影响,一个是国家大环境带来的影响。“但是,我本人对企业是充满信心的,这么多年也没卖掉过一分钱股票。而且在去年员工持股快要倒挂的时候,我还增持近900万股。”曹仁贤说,作为一个要长期运营的企业,一个有强烈使命感的企业,要通过自身的努力,使企业的价值进一步得到夯实,企业的业绩进一步得到拓展。

去年7月13日,曹仁贤通过其配偶账户以大宗交易方式增持892.57万股,增持单价11.95元/股,耗资1.07亿元,增持价格较当日收盘价溢价10%。此次股份的出售方是阳光电源第1期员工持股计划,当时因股价下跌,该计划已经接近亏损。也就是说,曹仁贤斥资超亿元接盘了公司的员工持股计划,并让员工赚了约10.5%,曹仁贤由此也被称为“中国好老板”。

光伏新政不会导致市场大幅萎缩

公司销售目标不变。

在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光伏行业经历了多轮行业危机。而最近的一次,就是531光伏新政。5月31日,发改委、财政部、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暂停普通地面电站指标发放、分布式光伏规模受限、调低光伏电站上网电价,这给近年来高速发展的中国光伏产业踩下一脚“急刹车”。恐慌情绪蔓延到二级市场,光伏行业相关股票连续多日大跌,阳光电源也未能幸免。

对于光伏新政的影响,曹仁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光伏市场今年会有些萎缩,但不会大幅萎缩,因为已经快接近平价了。面对来自新政的挑战和压力,曹仁贤表示,公司在确保国内市场的同时,要大力开拓美国、印度等国外市场,同时协同一些多元化的业务,如电动汽车、储能、服务等。他表示,公司的新能源汽车业务今年是上扬的;储能项目去年有所滑坡,今年又大幅度上升。今年公司的储能业务应该可以做到5个亿的销售,明年可以突破10亿的规模。“虽然利润的增长可能会放缓,但公司今年的销售收入目标不变。收入目标是过百亿,我们充满信心。”曹仁贤说。

海外收入占比5年内将达到40%

阳光电源的产品已批量销往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美国、日本、印度等50多个国家。截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在全球市场已累计实现逆变设备装机6800万千瓦,每年通过阳光电源逆变设备生产的清洁电力达900亿千瓦时。当前,阳光电源的销售收入中,海外市场占比在15%左右,曹仁贤表示,海外市场收入至少要占到公司总收入的40%,这样才能够真正地抵抗各种各样的风险。公司的目标是,用5年时间,让海外收入占比达到40%。

对于美国加征关税的影响,曹仁贤说,“对公司会有些影响,但我们要知难而进,要在这种逆境下能够存活下来。它不可能永远都征收10%的税,我们就等着它不收的那一天。我们有这个耐心,有这种手段进一步降低成本,你收了10%,我还能卖给你。”所以,公司还要进一步进行升级改造、降低成本。同时,公司在印度设厂,也要尽快生产出口其他国家的产品。

印度太阳能资源丰富且市场需求巨大,是全球最受瞩目的光伏市场之一。根据印度政府计划,到2022年印度光伏装机量将达到100GW。作为较早进入印度市场的国际逆变器企业,阳光电源凭借强大的研发创新实力和久经考验的产品品质,已成为当地最受欢迎的逆变器供应商之一。目前阳光电源在印度的装机量已超过2GW,参与打造了众多当地光伏标杆项目。

7月27日,阳光电源在印度班加罗尔的工厂举行了盛大的投产仪式,该工厂年产能达3GW,是阳光电源在海外投资建设的光伏逆变器制造基地,标志着公司在印度乃至整个海外市场的业务发展将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

中国光伏产业正处于平价上网前夕

7月8日,曹仁贤在2018光伏领袖峰会上分享了对行业未来发展方向与路径的判断。他表示,中国光伏产业正处于平价上网前夕,企业应坚定内心练好内功,研发创新和市场推广不能放松。曹仁贤指出,光伏发电发展前景良好,逐步由补充能源向替代能源转变,100%清洁能源供电是可以实现的。

光储融合是加快光伏快速发展的最佳解决方案。在大型地面电站加入储能,可以对电网进行调峰调频,提高电网稳定性和电网线路利用率,还可以平滑光伏出力以减少对电网的冲击。因此大规模加入储能将有利于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至于光储融合后的未来能源新形态,曹仁贤表示,通过光伏系统新技术的应用不断降低度电成本,以及储能系统的规模化应用来降低储能成本,未来储能将与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深度融合,高度参与电网建设。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曹仁贤再次重申,光伏发电很快就可以实现平价上网,也就在两三年内。公司在特殊的地区,在光照非常好的地区已经实现或者接近于实现平价上网。在东部地区光照差一些,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不光是太阳能的组件以及逆变设备,还有系统优化的技术,能够保证公司在未来两三年的时间当中,进一步降低成本,让更多的人来使用清洁电力。

曹仁贤表示,公司原来的愿景是成为世界一流的可再生能源解决方案供应商,目前基本上已经做到了。在这个背景下,公司做出了一个大的愿景调整,新的愿景是要成为清洁电力转换技术全球领跑者。与此同时,阳光电源也将公司的使命提升为“让人人享用清洁电力”。

“当我们所有的人都享受到蓝天白云,享受到绿色能源的时候,我们的使命就实现了。”曹仁贤说。

【采访札记】

作者:李雪峰

光伏“531新政”出台后,行业为之震惊。此时,落井下石的声音不少,光伏行业是不是将就此沉沦?

曹仁贤,阳光电源董事长、总裁,他对“531新政”有着不同的看法,“消费者觉得国家将不再支持太阳能与风能清洁能源,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读。”

存在误读的不仅仅是消费者,还有投资者,“很多投资者也以为国家不支持了,就觉得还不如早早撤了算了,所以有很多人就抛售股票。”

实际上,光伏补贴并非来自于财政预算内资金,不会另外增加社会负担,准确说法是“可再生能源附加费”,指的是每个消费者为了改善环境而支付的费用,主要用于可再生能源项目研发,可再生能源电价与常规火电电价的差额补贴等。

采访中,曹仁贤给笔者的印象是,说话语速不快,但逻辑很清晰,即便谈到消费者及投资者对光伏行业存在种种误解时,也显得很克制。

这与曹仁贤的经历有关系。创办阳光电源之前,曹仁贤是合肥工业大学的一名青年教师,如果一直从教,他现在很有可能是相关学科的学术带头人。30岁时,曹仁贤决定弃教从商,那年是1998年,国内外经济形势比较严峻。

当时身边很多人对“小曹”不理解,劝他在学校好好待着,安心做科研项目。一方面,他们对曹仁贤离开相对安稳的工作岗位出去创业不理解,另一方面,当时国内对光伏发电认知尚浅,行业前景看得不太清楚。

不过,曹仁贤还是决定离开。创业当年,阳光电源自主研发的光伏控制逆变器便首次应用于南疆铁路。17年后,阳光电源逆变器效率全线突破99%,公司成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出货量最大的公司。

曹仁贤在创业过程中经历了几次行业危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欧洲部分国家光伏支持政策刹车,令光伏行业需求减退;2011年,欧债危机和欧美“双反”重创光伏产业链。

对于曹仁贤和阳光电源而言,今年的“531新政”只是行业历次危机中的一次,必须予以重视,但不应该对行业失去信心。有一组数据足以说明,阳光电源善于逆势增长,在前述两次大的光伏危机之间,阳光电源的营收从1亿元(2008年)增至8.74亿元(2011年),净利从821万元增至1.73亿元;到了2017年,阳光电源营收及净利分别为88.86亿元、10.24亿元。

曹仁贤告诉我们,公司已经从光伏历次危机中掌握了学习曲线和处理危机的技巧。他认为,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对阳光电源这样有经验的企业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小。

有经验便更有信心。“531新政”之前,阳光电源便已制定了百亿销售目标;新政之后,他们对完成这个目标依然充满信心,两块主要业务中,电站系统集成业务呈现上升趋势。

此外,阳光电源还计划大力拓展海外市场,将海外收入做到总收入的40%左右。曹仁贤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抵抗各种各样的风险。

笔者注意到,公司的产品展示间有一面巨大的显示屏,上面的数字不停闪动,实时记录着公司的产品运行情况。在阳光电源看来,做透技术、做大市场,公司才能平稳应对各种危机,成为危机过后的剩者。 

关注度:

(责任编辑:168太阳能光伏网) 阳光电源

当前文章链接:http://www.168pv.com/new/25437.html

  • 上一篇:上半年东、中部光伏新增装机占全国73.8%
  • 下一篇:一辆太阳能自行车45天穿越欧亚大陆


    • 活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