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润光伏重组]海润光伏重组前景不乐观

作者:168光伏网 时间:2020-02-27 来源:

  为恢复上市创造有利条件,海润光伏正在尽可能地“节衣缩食”,包括更换办公地点,高管集体降薪30%等。只是这样的努力,在主营业务日益丧失竞争力、持续经营都成问题的背景下,显得极其有限。


  由于连续两年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报告,海润光伏5月29日正式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如果连续三年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报告,海润光伏将会被强制退市。


  退市风险之下是恶化的主营业务。正如海润的审计机构在2017年审计报告中所言:海润资金压力大,无法偿还到期债务,不能维持正常生产,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


  指望海润依靠自身来扭转困局已不现实,海润如今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战略投资方对海润进行全面重组,这也是海润正在全力推进的。


  “海润不仅仅需要资金,还需要空降管理层、重建技术团队。”海润一名内部人士告诉无所不能记者,海润原始的管理、技术团队已经出走殆尽。


  上述人士表示,他希望有实力雄厚的战略投资方来接管海润,但是经历了华君战略入股的失败,以及很有希望的深圳某国企的最终放弃,他已经怀疑究竟能否找到这个战略投资方。


  制造业务已难以持续运营


  2017年海润光伏营业收入约32.56亿元,同比下降27.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4.36亿元,增亏11.23亿元。


  在2017年年报中,海润将代工业务移至“主营业务”中进行核算,而上一年代工业务则是在“其他业务”中核算。据海润聘请的审计机构大华会计事务所对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这是由于“公司经营情况发生巨大变化,代工业务已经成为主营业务。”


  2017年海润代工收入约5.25亿元,仅次于主营业务中组件销售收入。值得注意的是海润代工业务利润急剧下滑。2016年海润代工收入约5.11亿元,毛利润约9.76%;2017年代工收入与上年相当,毛利却急降至-18.82%。


  大华会计事务所在回函中透露,代工业务毛利急剧下滑是由于代工市场的单价受竞争影响持续下跌,而海润由于缺乏资金更新工艺、技术及设备,加工成本高于市场水平,单位成本不降反升。另一方面,由于生产线开工不足,固定成本也拖累了单位成本。


  海润仍不得不亏损开展代工业务。海润已陷入无法持续运营的状况,由于持续亏损、资金困难,海润已经不能获得供应商的正常商业信用,难以通过赊购取得生产经营必须的原材料及其他物料,开展代工业务可以获得一定的现金流,并更大限度保持机器设备运转,避免加速折旧。


  海润承受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偿还到期债务已经有心无力,更无余力来更新工艺、技术及设备。截至2017年末,海润资产负债率为91%,逾期债务约6.71亿元。到今年6月14日,海润发布关于金融机构债务逾期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13日,逾期债务金额已增加至约26.90亿元。


  经营困境之下,管理层、技术骨干纷纷出走。6月11日,海润公告其首席技术官李红波因个人原因离职;李红波2014年10月起在海润任首席技术官一职,同时担任科技部能源领域太阳能重大专项组专家,863科技重大专项“新型太阳电池中试及前沿技术研究”首席专家。


  几乎同时,海润监事会主席邓阳女士、监事田新伟先生、职工监事林红娟女士也递交了辞呈。6月上旬,海润董事长李延人也因个人原因离职。


  海润一名离职高管告诉无所不能记者,海润的管理层和技术团队已经空心化。“原来的精英团队走的差不多了,现在的管理层多是后来进入的。”


  “海润最自豪的是保持在行业前沿的技术能力。”上述高管说,“现在人都没了,还谈什么技术呢


  致命的下游电站业务


  海润曾有过短暂的高光时刻。2012年,海润在有“中国光伏教父”之称的杨怀进的带领下成功在A股上市。杨怀进先后参与创建尚德、中电光伏、晶澳等知名光伏企业,是中国光伏产业早期的开拓者之一。


  海润在2012年组件出货量排名国内第三,净利润排名,但这一年由于中国光伏产业更大市场美、欧连续对华光伏电池、组件进行“双反”,国内光伏全行业遭遇“寒冬”,海润业绩也从此急转而下。


  海润光伏2011年盈利4.01亿元,2012年海润光伏获得4.54亿元的政府补贴后,净利润仅207.59万元。


  海外市场受挫,海润加大向下游拓展力度。海润通过EPC、BT和自持三种形式来开发下游光伏电站。


  几乎所有最早布局下游电站的公司最终都遇到了限电的困扰。早期光伏电站开发集中在东北、华北、西北地区,但这些地区本地消纳能力有限,外送能力又不足,很快出现电力过剩现象,这导致建成的电站不能全部并网。


  海润一名内部人士透露,海润的电站建设还受到政策变动的影响。2013年,能源局发布《光伏电站项目管理暂行办法》,光伏电站审批由核准制改为备案制,电站指标从此掌握在地方省级主管部门手中。这直接导致海润原先的前期工作作废,并有部分核准电站因政策变动不能纳入新指标之中,进而不能并网。


  海润同时执行的电站EPC策略,前期为业主垫资,后续由于限电及补贴拖欠问题,EPC项目投资回报不达预期,导致项目公司进而拖欠EPC公司工程款。


  据大华会计事务所的回函,海润前期的EPC电站项目的应收账款大部分未收回。海润2017年应收账款中,账龄在2年以上的达20亿元,其中主要是应收EPC项目的款项。海润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合并应收账款达16.66亿元,全部为EPC项目工程款和货款。


  海润为下游战略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由于政策变动及限电、补贴拖欠影响,资金的回收却相对迟缓,这给海润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2014年海润申请的定增终于获得批准,从资本市场顺利融得38亿元,海润的资金压力得以缓解。但这条资本市场的募资通道很快就行不通了。


  2015年1月22日公司前三大股东江苏紫金电子、江阴九润管业、杨怀进建议海润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20股,利好推动股价上涨,1月31日海润公告2014年预亏约8亿元,股价急转而下。


  由于资本市场一般认为业绩良好才会高转增,海润的反常举动引起证监会的关注,并在2015年认定海润信息披露存在误导性陈述,违反了《证券法》一百九十三条。最终上海证券交易所对杨怀进进行了谴责,并对海润光伏及相关方进行了行政处罚。


  根据《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规则,这直接导致海润光伏在三年之内无法发行证券进行募资。一面是大量资金投入回收困难,另一面却是募资通道阻塞,海润资本压力更加沉重。


  华君入股,错失的反转机会


  2016年初,联合光伏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要求海润光伏退还5亿港元预付款及利息,并支付2亿港元的违约赔偿。海润又惹上了新的麻烦。


  事情缘起于2015年5月海润和联合光伏签署的创纪录的电站购买协议:联合光伏拟向海润购买17个电站,装机容量约为930MW,总额约为88亿元。为表诚意,联合光伏预付了5亿港元。


  一名联合光伏人士告诉无所不能记者,海润未能履约,项目的交割期是2015年12月10日。“17座电站,只建成了3座,总共才30MW。”


  一名海润内部人士回忆,签署协议时那些地方海润并没有建电站,海润决定自己建,“才建了3座,就耗尽了现金流。”


  华君集团董事长孟广宝担任了“白衣骑士”的角色,在他的授意下成立了华财基金。最终华财基金的子公司全球高增长行业系列基金独立投资组合公司承接了海润和联合动力的债务债权关系。


  2016年1月,海润光伏发布公告推进重组,拟以2.70元每股的发行价向华君电力、保华兴资产和瑞尔德定增7.41亿股,华君电力、保华兴资产为一致行动人。此后海润一直调整方案,想引进华君系重组海润。


  2017年5月,华君控股宣布终止认购海润光伏A股股份,令外界大感意外。知情人士透露,这是因为重组方案到证监会那里始终通不过。“有一条原因是证监会认为华君实力不够。”


  上述人士告诉无所不能记者,华君私下又和海润达成了新的方案,即购买杨怀进所持海润所持的股份。“杨总一开始同意了,但是下面几个人认为华君实力不行,想引进更有实力的重组方,杨总被说服了。”


  尽管华君并未实际入股海润,但孟广宝早在2016年4月即就任海润光伏董事长一职,并带着华君系高管一并进入海润,实际控制了董事会。


  海润一名离职高管透露,华君不同意海润另找战略投资方,双方意见相左,最终以一种激烈的形式爆发出来,即独立董事徐小平提请召开股东大会罢免孟广宝。


  上述高管表示,华君的确为海润带来了急需的资金,华君系为海润担保资金“20多亿。”据公开资料,海润官方确认华君担保的金额为19.56亿元。


  这笔钱也不是无条件由海润使用的,孟广宝将房地产定为海润新的业务方向,在孟广宝的管理下,海润频繁与和孟广宝有关联的公司发生关联交易。


  一名海润高层人士为孟广宝辩解称,孟广宝设立的房地产公司实际还在华君的体系下,与海润并没有关系;孟广宝的关联公司是华君早前持有的光伏资产,孟广宝入主海润后,资产一体化,海润就通过购买形式从这些公司购买原材料、光伏产品。


  2016年审计报告中,审计机构直指海润发生多起关联交易且内控缺失,多起关联交易直接由董事会批准,并未经过职能部门及管理层。


  海润一名离职高管认为,董事会的决策,职能部门不申请,管理层不审核,是这两个部门失职,不能全怪孟广宝。


  上述高管透露,孟广宝的控制一直没有渗透到管理层,管理层基本还是原班人马。这一点孟广宝后来对媒体公开表示,董事会的决策管理层不执行,由于无法有效管理,华君系逐渐退出董事会。


  2017年7月,徐小平发起提案,认为2016年度报告审计机构无法出具意见直接原因即是孟广宝的关联交易及内控缺失,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孟广宝。7月19日,孟广宝向海润董事会提出书面辞呈,华君系逐渐退出海润,9月,华君系最后一位高管海润光伏副董事长吴继伟提出辞职,至此,华君系全面撤离海润。


  华君撤离海润,海润并没有迎来潜在的战略投资者。知情人士透露,这是一家深圳的国企,对海润有意向,“但海润和华君闹得沸沸扬扬,他们最后选择了放弃。”


  直到现在,海润仍然在寻找新的战略投资方。今年2月6日,海润就公告称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之后一直停牌至今,在最近的一份重组进展公告中,海润表示仍在积极推进中,但“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并购重组前景不乐观


  除了无法出具意见的审计报告外,海润还在两个方面触及退市红线。


  其一是连年亏损的经营业绩。海润光伏2016年亏损13.13亿元;2017年亏损24.36亿元;2018年如果持继续亏损,同样触及强制退市红线。


  其二是股价跌破股票面值。今年2月,海润光伏的股价已经跌破1元,沦为仙股,如果连续20个交易日跌破股票面值,也会被强制退市。


  尽管目前海润意被暂停上市,许峰仍对海润的前景保持乐观。许峰是上海市创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因为海润披露信息虚假陈述,许峰正代表这部分投资者向法院起诉海润索赔。


  许峰告诉无所不能记者,他相信会有重组方进来,海润还有机会恢复上市。“海润的壳还有价值,而且海润股权分散,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况,第三方较易获得控股权。”


  海润目前大股东为杨怀进,持股比例仅为6.61%。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张远堂则告诉无所不能记者,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新规后,借壳上市的难度大大增加了,“注入资产、净利润、收入等指标超过原上市公司市值,就要走类似IPO样的审核程序,这还不如自己IPO上市。”


  张远堂认为,海润的情况只能期待投资方进入重组,这取决于投资方是否能看中海润尚存的价值,“或者地方政府出于社会安定或就业的考虑,牵头进行重组。”


  



  • 上一篇:中金:海外疫情升级对光伏需求的影响
  • 下一篇:海润光伏重组|2018海润光伏和哪个公司重组

    • 活动推荐

      相关阅读